Please enable JavaScript
純水知識

COVID-19 新冠肺炎檢測與Milli-Q超純水


COVID-19(新型冠狀病毒)帶給全世界人類重大的影響, 目前看起來疫情短時間仍未有緩解。 全球政府與各研究單位皆積極針對新冠肺炎的治療、篩檢開發工作投入大量心力, 至於新冠肺炎的檢測到底如何進行呢? 讓Milli-Q小編替各位簡單介紹。 病毒的檢測方式大致分為以下三種: 1. 核酸檢驗 (RT-PCR) 2. 抗原檢驗 (ELISA/ICT) 3. 抗體檢驗 (IgG/IgM) 核酸(DNA/RNA)檢驗是目前精確度最高的主流檢測方法, DNA/RNA就像病毒的身分證, 從病患體內取出樣本後, 藉由RT-PCR技術把DNA/RNA大量複製, 再比對是否與已知的病毒序列相符就可知道是否染疫。

水質對 ICP-MS 感應耦合電漿質譜儀的影響


感應耦合電漿質譜儀(ICP-MS)是由ICP與MS兩個部分所組成, 液態的樣品進入儀器後, 會先經過霧化器(Nebulizer)變成懸浮微粒(Aerosol)的型態, 藉由載流氣體(Carrier gas)的幫助, 進到焰炬(Torch)後, 樣品被高溫的電漿裂解成離子型態, 再經由質譜儀篩選/偵測不同核質比(m/z)的強度, 以分析樣品中各種離子的含量。

純水機? 瓶裝水? 水質對HPLC的影響


HPLC的全名為高效液相色譜法(High Performance Liquid Chromatography),是十分重要、常見的有機物分析方法。 原理是藉由固定相吸附流動相中的待測物,進一步再使用沖提液將待測物洗出,藉此分離出與固定相吸附能力強弱不同待測物。 藉由標準品的使用,更可以達到定量、定性分析的目的。 早期的HPLC,通常是使用極性物質為固定相(如矽膠);移動相則選擇非極性的物質。這種模式稱為一般模式 (normal phase)。 近代高達75%以上的應用則使用逆向(reverse phase)HPLC。在逆相 HPLC 中,管柱裡填充的是非極性的疏水分子(C-18);移動相ㄧ般為水與有機溶劑的混和。 根據管柱使用原理不同,HPLC可分為幾種: 離子交換層析法 (Ion-exchange chromatography) 此方法的固定相是陽離子或陰離子交換樹脂,其所攜帶的電荷可吸引帶相反電荷的離子。待測物質與樹脂之間的吸引力強度會影響分離的結果,而此吸引力的來源則與待測物質的電荷與大小有關。 尺寸排阻層析法 (Size exclusion chromatography) 管柱中填充具有特定孔隙大小的粒子,只有小分子可以從中穿越。樣品中的大分子會先到達偵測器,再來是較小的分子,最後才是溶劑。 親和性層析法 (Affinity chromatography) 管柱中含有與待測物或是特定官能基具有專一性的親和性配合基。待測物質會辨認並與配合基以特殊的方式結合。另一種 HPLC 叫做降解性 HPLC (denaturing HPLC, DHPLC),為專門用來 偵測單一核苷酸多型性 (single nucleotide polymorphisms, SNPs,為最常見的遺傳性基因變 異) 的方法。在 DHPLC 中,管柱裡的固定相對於單股及雙股 DNA 有不同程度的親和性。現今 有兩種可供此法分析的管柱種類:原始的管柱填充的是 alkylkated poly(styrene-divinylbenzene),後來發展出來的是填充 alkylated silica 的管柱。 然而,無論何種類型的HPLC, 都必須使用水做為溶劑, 如果水中有任何的汙染物都將對實驗的結果發生影響。

食”水”知味? 自來水中有多少駭人汙染物?


水,是人類生存的必需品,每天一個標準體重成年人需要飲用兩千cc以上的水。 然而,您知道每天飲用的水中有多少汙染物嗎? 「非營利組織 Orb Media 與紐約州立大學和明尼蘇達大學研究人員合作,在全球五大洲城鎮測試 159 種飲用水樣本,發現 83% 含有微塑膠纖維。」 「環保署針對89處自來水淨水廠進行全面性調查,發現23件原水樣本中有14件含微型塑膠、占61%,經處理後流到家戶使用的清水,100件則有44件有微型塑膠、占44%。」 「台北市前年爆發自來水使用鉛管危機,北市府決定全面汰換鉛管,工程於本月底完工,超前整整15個月。」 無論國內國外,自來水中的汙染物已經無孔不入!

什麼是超過濾膜(UF)?


超過濾膜是一種多孔性材質,一般來說孔徑約在10~50nm左右,原理與逆滲透(RO)類似,一般來說市面上常見的超過濾膜都是做成中空纖維(hollow fiber)形式,藉由中空纖維內外壓差讓低分子量物質通過薄膜(纖維),高分子量雜質則被阻擋,進一步達到純化的效果。
遇到問題了嗎?

針對需求提供客製化的服務,讓您的實驗維持最高品質